中央人民政府  |  四川省人民政府  |  资阳市人民政府           公务员邮局 资阳天气预报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

父亲是一种岁月——乐至县机保局  蒋攀
录入时间:2015/9/20 17:32:37     浏览:3808

 

在她不谙世事的童年,她是恨他的。
她忘不了母亲近乎决绝的纵身一跃,滔天的巨浪迅速将其吞噬,留下年仅五岁的她和只有一岁的弟弟。母亲的死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,时间还未安排,故事就已经在沼泽中展开。
都说一个家少了女人不行,那么,她就成了这个女人。母亲走的那一夜,淅淅沥沥的小雨夹杂着弟弟彻夜的啼哭,她像个小大人一样照顾着这个小生命。父亲在母亲死后,仍然豪赌了三天三夜,把他们两个交给隔壁的阿姨照顾,并且以一天三包烟的速度透支着他的肺,这一切都跟他所谓的教师这个“光辉的职业”及不搭调。所幸,他不喝酒,他的意识从来就没有不清醒过。那她就更有理由恨他,是他夺走了这个一贫如洗的家里母亲给予他们唯一的温暖。
但是那三天之后,他就下决心似的再也没有上过牌桌子。他戴温文尔雅的眼镜,他穿干干净净的衬衫,倒像是“改头换面”了。她不觉得这样的外表能掩饰他的“滔天罪行”,他姓施,这便有些讽刺意味的被自己的女儿冠以了“施骗子”、“死骗子”的称谓。
他找学校食堂后院的喂猪师傅要了三分地,顺便在周末去镇上赶集买了些玉米种子。正值季夏六月,相对于南方种玉米的季节稍稍有些晚了。但付出终究是有回报的不是?他还在学校厕所旁边的空地圈了块空地,用他父亲、也就是她祖父教给他的手艺编了个篱笆把它围起来,拿了鸡蛋借学生家里的老母鸡孵了些小鸡。自此以后,喂鸡、劈柴、倒腾庄稼。
但他的这些改变就像是种下的种子,在姐弟两的心里慢慢的生根发芽了。
他给他们做难吃的饭,连他们的衣服也是一两周才换一次,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,他上课她上学的时候,他就像夹教科书一样把弟弟“夹”去教室,把他放在讲桌上,继续滔滔不绝的讲课,弟弟倒也挺乖,不哭不闹,对着一屋子人笑,下面的学生都稀罕他,下课了,他便又像夹教科书一样把弟弟“夹”走。她开始叫他“施老师”,那些好奇的学生都以为她只是个寄宿的学生,就连父亲的同事朋友来家里做客,看她没好气的喊他施老师的时候,也会不清楚状况的批评两句:你这个女娃子,对老师要有礼貌,哪个班的?而他总是笑笑,回客人一句:你见笑了,这是我女子。
这样的年头就不紧不慢的过了十载有余。若不是父亲工作调动,也许有些往事就如同记忆一样被封存,直至以后。那是一本停留在父亲木质书桌最下面那层抽屉里的日记本,日历女郎的笑容在阳光下特别灿烂,翻开那发黄的扉页,夹着一张病历单,从那些模糊的字迹里她还是认出了“肠癌晚期”几个字,炎热氤氲泪水,连空气都在微微酝酿。恰好父亲进来搬书桌,她慌张的合上本子放回原处,眼神有意的避开了,但转身就是泪如雨下。不知道他是否看到了她的一系列不自然,不过她仍旧叫他“施老师”,也许仅仅是维护着自己心里的一点遗憾和愧疚。
换了新学校后,朋友同事多起来,有的还热心的给他介绍对象,不过都是不了了事。能够婉言拒绝的他都拒绝了,实在不好推脱的他就见上一面,该有的礼数还是有的,他倒不是不搭理人家,是压根儿就不想给孩子找个后妈。大抵别人也琢磨出了他的想法,也就不花心思在上面了。
后来,别人打趣的叫他“施教授”,她也不例外。闲来无事的时候他看各种各样的书,有的吃了好些药不见好的毛病,他说些偏方儿,加些药材鼓捣鼓捣,别人吃了还真真的好了;姻缘八字,他也能翻翻老黄历,给别人说的头头是道。久而久之,大家都觉得他是学校里的百科全书,懂得多,知识渊博,施教授也就成了他的固定名号,但他是不收钱的,全凭着自己高兴。
其实她的心境早已发生了变化,只是终究没有勇气去“破茧成蝶”。
又是三年过去,又是一年玉米丰收的季节。转眼她都要上大学了。金黄金黄的玉米垒成一座小小的山峰,这是父亲不断重复的岁月,也是父亲依旧守护他们的岁月。他卖了这些玉米,带着弟弟去送她,塞给她一叠钱。弟弟咯咯的笑着:爸爸说,穷养儿富养女,不然你出去上大学了,别人一个面包圈就把你骗走了。
她发誓她不想哭。但这些爱和恨就这样交织在一起,滚烫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,然后轻轻地坠落下来。
她不再叫他“死骗子”、“施骗子”、“施老师”、“施教授”,而是一声发自肺腑的“爸爸”。

© 2012 版权所有:资阳市妇女联合会   电话:028-26110182
技术支持:中国电信资阳分公司 美工程序:曾华勇 
蜀ICP备13006781号 已访问 3832679 人次